兴之所至
心之所安

舌尖上的陈晓卿

读库:

 

 

 

创世纪的时候,上帝他老人家把天地万物的软件硬件一一造好,余勇可贾,好奇地说了一声:要有吃货。


于是,一个叫陈晓卿的黑孩子呱呱落地了。


上帝顿时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又喊一声:要有光。


于是,一种叫纪录片的东西诞生了,光影变幻。


上帝更有信心,就试着说了一句:要有吃货和光。


于是,由陈晓卿执导的纪录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出现了。


据说,它的播出版权被全球疯抢,阿拉伯国家的电视台,要求陈晓卿老师专门为他们剪一套清真版的舌尖来播。


据说,在新加坡举行的亚广联年会上,舌尖二只是播个片花,预售版权就卖了天价。有关部门过后还直后悔要价低了。


据说,在最近的戛纳电影节上,路牌巨幅广告首次出现了中国元素,就是舌尖二的海报。


据说,当舌尖二剧组成员从全国各地的秘密拍摄点陆续撤回,开始做后期时,还有若干打着舌尖剧组旗号的江湖骗子出没在各城市的饭馆,骗吃骗喝骗感情。


据说,某人在某饭馆冒充舌尖导演陈晓卿,遭到一通胖揍。这孙子被打残之后才发现,人家饭馆早就开始供奉晓卿老师的照片,前边摆放着几个皲裂的寿桃,还有若干角币和钢镚。


据说,在河北武强年画基地,民间艺人已通过决议,把灶王爷年画上原来的白净面皮换成黑魆魆的包公脸。


据说,韩国目前最热门的人文科学研究成果有二,一是《舌尖上的中国》本来应该叫《舌尖上的韩国》,二是陈晓卿其实是纯正的朝鲜族血统。


 据说,我军制订的解放台湾战略构想就是,空军空投舌尖DVD到国军阵地,网络部队黑掉敌方电视台,先搞一轮《舌尖上的中国1》七集连播,若统一大业未竟,就再搞一轮《舌尖上的中国2》八集滚动播出。


由陈晓卿老师来拍摄《舌尖上的中国》,实在是天造地设。因为,他实在是太热爱吃了,就像俺这样雅致的人热爱出版一样。比如在十字路口等绿灯时,会有广告员 往你身上塞单子,别人很厌烦,我却会揣一揣手感,念叨一句:一百零五克单面涂层哑粉纸。我和陈老师出差,刚在宾馆安顿好,他就到前台问服务员:你每天早晨 在哪儿吃早点?然后,我们就知道住在这个城市该吃些什么了。这就叫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。


有一次奔赴陈晓卿老师精心组织的一个饭局,按照他的短信指示,七转八拐才找到地方。原来在莲花桥附近的一个小区里,出入之迂也。那就是一套普通的单元房, 安徽池州驻京联络处购置的。这里不对外营业,要想吃的话,需要提前预约,并报好人数,人家从当地运输食材过来。还有一次,我见到好久不见的陈老师,他拂去 一脸征尘,长长长长地出一口气:终于吃到了甘肃平凉梨花塬的羊肉,惦记好些年了。那份满足。


和陈老师成为朋友,最大的可能就是,迅速被他搞大肚子。还有另一种可能:他组织的饭局,点的菜,营造的吃吃喝喝的气氛,总是让人丧失掉对人生的其他追求。 某次饭局,有一个单身美女要早些撤退,大家便撺掇同桌的一位单身男人护送人家回家。这厮陪美女出了饭馆,没过一会儿就神采奕奕地回来,便开啤酒边说,我跟 她说,这会儿天还不晚,路上应该很安全,你一个人就能回去……几年过去了,美女已经为人妇、为人母,这小子还守着望门寡。


我呢,与陈老师厮混这么多年,作为都市丛林里的一头动物,生存技能严重退化。如果需要设计一个饭局,那么,去哪吃、怎么走、吃什么,我都已经丧失了对这几个问题的解决能力,如果陈晓卿老师不能同吃,就打电话给他,遥控点菜。


有人说,这也太矫情了吧,哪有这么夸张。官人有所不知,容俺试举一例。某日逡巡到南城,看饭点已到,就打电话问陈晓卿老师吃什么好。他让我挂断电话等。未 几,接到他的短信:潇湘食府,湖南烟草驻京办(潇湘大厦)。北纬路东经路交叉口(友谊医院南德云社西中芭东)。南二环陶然桥向北,至丁字路口尽头,右转一 百米就是。问路83161188转88。要点大盆菜花、老腊肉、酱椒鱼头、酱萝卜、血鸭、水芹菜、红菜苔……


《舌尖上的中国》,让陈晓卿积蓄多年的吃货本色神采焕发,成为个人爱好与人生事业良好结合的典范。而这部纪录片,也充分体现了他的吃货理念,概括起来有三:


一、世间至高美味就是你妈妈做的饭。这一点跟弗洛伊德老师所说的“早期体验”差相仿佛。


二、吃饭就是吃人。跟不喜欢的人坐在一起,山珍海味也味同嚼蜡。


三、任何美食,都需要你多多少少地付出一些健康为代价。


单说第三点,字面上很容易理解,就像豆腐乳酱豆腐毛豆腐臭豆腐,营养专家指手画脚这个不健康那个不科学,可给你一块白豆腐,你吃得下吗?陈晓卿老师,作为 吃货中的铁血战士铁甲威龙,这么多年下来,聚沙成塔集腋成裘,身材虽依然标致,身体却已经垮得不行。最近一两年,不是打吊瓶就是拉肚子,就没见他好利索 过。最严重的爆发是2013年的十一月份,大家为这个天蝎座老男人祝福生日,觥筹交错,谈笑风生,寿星佬本人却脸色惨绿体似弱柳,吃不下喝不下,只能躺在 饭桌旁边的沙发上呻吟,等待最后去结账。


一次纪录片研讨会,有人抛出议题:拍纪录片可能成为千万富翁吗?陈老师斩钉截铁地回答:当然。对方马上兴奋地追问:怎么做到这一点呢?陈老师不容置疑地回答:你原先是亿万富翁。 


唉,原本酒风浩荡、胃口像贪官敛钱一样健壮的陈老师,就这样把自己的老身子骨献给了祖国的美食事业。于是,昔日的战友,要见一次陈晓卿,是越来越难了。


俺最近一次见陈老师,是他组织的饭局,名曰拉大家吃饭,实则舌尖二的亲友看片会。草草吃点东西,他把包间里的灯关掉,开始播放。荧屏闪烁之间,只见旁边一 口白牙在谄媚地笑着,白眼仁也光芒四射,等候着大家的赞美。播了两集,大家努力忍住吞咽口水的声音,不予评论。只有人怯怯地问,片子里这些吃的,你都吃过 吗?


大部分,我都吃过。陈老师回答,依然是那种娇羞又骄傲,不耐烦又受用的口吻。


没得到意料之中的热烈掌声,陈老师又不甘心地加映了他最得意的《心传》一集。旁边配以导演评论音轨:看这个镜头,有没有《教父》的味道?哎呀,台里说从4月18号开始,每周才播一集。这样的周播,对我们可是极大的考验哦。我说哥几个……


写到这里,估计各位读者也看不下去了:你们这帮孙子,难道为陈老师的一番苦心叫个好喝个彩就那么难吗?


官人有所不知,个中缘故有二。一、朋友就是关键时刻用来挤兑羞臊的。二、陈老师的虚荣心已经到了令人发中指的地步,群众要给他一个教训。


说到虚荣心,创世纪的时候上帝就为人类准备好了,可陈老师啊,实在是上帝重点照顾的对象……


“服务员,有果盘吗?”“得付费,三十。”每当饭局出现这个情况,陈老师就会走出去,悄悄塞给服务员五十块。没一会儿,服务员端份果盘上来了:“我们老板说了,陈老师在这儿,看他的面子,就免费送一份。”


这是以前经常发生的情景,近几年,央视纪录片频道开播,陈老师的行政职务已经达到了与县长平级的地步,并位列纪录片频道七常委之六,他就不经常在群众中出 现了。穷哥们组织的饭局,十有八九,他是不参加的,不是说出差,就是说领奖,要么就是开会。其实……他是在努力学习做官的气派,看官场小说说首长不能有求 必应,他就效仿人家,把出席饭局的次数严格控制在一定比例内。实际情况呢?据他已经上初二、身高超过一米八的儿子陈乐交代:每次饭局,他既没出差,也没去 领奖,人家开会也没他的份儿,他就是在家里憋着,看我们微信直播饭局盛况,他就以手挠墙,空流口水。唉,他的两个陈姓本家,陈希同和陈良宇说过:当官苦啊。

评论
热度(208)
  1. Just-ma读库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南兮读库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桃花仙人读库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桃花仙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