兴之所至
心之所安

右脚简直成了最佳的阴雨预报器。熟悉的隐约痛感如影随形,每一步都迈的小心翼翼。

已经过了立春,气温却还是没有抬头的迹象。

“这么些年,她可是怎么熬过来的呢。”

身前的男孩依旧像往日里那样大大咧咧地迈着大步,未曾注意甩起的泥水脏污了米白色的裤脚。

“她那样整洁的人,即便在这样的天气里,也走得出不动声色的优雅吧。” 脑子里难以抑制地想。

多少年了呢--似乎已经久长到计算不出年头了--无药可医的头痛,像是最灵敏的气压计,一点点的变化就是难以抑制的疼痛。

那时不懂,竟以为她许是林妹妹的多愁多病身。现在想来,这么些年下来的从容,竟是超出寻常人不知凡几的坚忍和毅力。

评论

© 桃花仙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